女性知识大全

从珍贵的香膏谈:耶稣时代女性的宗教信仰表达

      编辑:woman       来源:女性知识大全
 

在福音书里,记载了两个女人用香膏膏抹耶稣的故事。一个是路加福音7章记载的,一个是在马太、马可和约翰福音都记载的故事。

故事内容大致相同,耶稣到一个接待者家里吃饭,正坐着的时候,有一个女人拿了一瓶珍贵的香膏过来,然后涂抹耶稣。

这两个女人是不是同一个人圣经没有交代,但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膏抹耶稣的故事中,有一些共同的东西。当然从属灵的角度来看,这两处膏抹耶稣的故事所强调的重点不同,今天笔者不谈属灵的故事,单谈从这两个故事中,通过耶稣所传达的女性问题。

我们看到,这两个女人在打破玉瓶膏抹耶稣时,耶稣身边男性信徒的反应,几乎是一样的。

在《路加福音》7章描写的那个女人,福音书明确地说明她的身份性质,她是个罪人:“那城里有一个女人,是个罪人,知道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,就拿着盛香膏的玉瓶……(路加福音 7:37)”。

显然,这样一个罪人,还是个女人,来膏抹耶稣,在法利赛人看来,这是不合体统的事,因此这个法利赛人在心里嘀咕:“请耶稣的法利赛人看见这事,心里说:‘这人若是先知,必知道摸他的是谁,是个怎样的女人;乃是个罪人。’(路加福音 7:39)”。

我们知道,在耶稣时代,在法利赛人眼里有罪人,显然也有义人。罪人和义人的区分很简单,那就是按照律法。违背律法的都是罪人,遵守律法的都是义人,因此那些法利赛人和祭司们显然都是义人。因此,这个法利赛人才在心里说,这个女人是个罪人,不能膏抹耶稣。

然而男性信徒同样的反应,也出现在另一个膏抹耶稣的故事中:耶稣在长大麻风的西门家里吃饭的时候,也有个女人来膏抹耶稣,他的门徒心里就不愉快,“门徒看见就很不喜悦,说:‘何用这样的枉费呢!这香膏可以卖许多钱,周济穷人。’(马太福音 26:8-9)”这次没有说这个女人是个罪人,而是说这个女人这么做实在浪费,这些膏可以卖很多钱,这些钱周济穷人不是更好吗?

显然这些门徒不是心疼这些钱,而是这位膏抹耶稣的女人不是男性,并且还是个没有地位的女人,因此对于她来膏抹耶稣,是这些男性不太赞同的。

这些男性门徒对女性的态度,从耶稣的回答可以看出来:耶稣看出他们的意思,就说:“为什么难为这女人呢?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。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;只是你们不常有我。她将这香膏浇在我身上是为我安葬做的。我实在告诉你们,普天之下,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,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,作个纪念。”(马太福音 26:10-13)

耶稣赞赏了她的行为。我们知道很多时候,男性门徒和耶稣的观念几乎是相反的。在耶稣论述不准休妻的时候,男性门徒耶稣对耶稣的论述表现得不屑一顾,愤愤不平。

女子膏抹耶稣的行为,是一个什么行为,是一件仅仅表达自己对耶稣之爱的世俗行为,还是一种宗教信仰的表达呢?

我们知道,膏在圣经里,在犹太人的文化中有着特殊的含义,它往往和神圣联系在一起。

在旧约《出埃及》中,对于膏的功能和性质有着明确的律法规定:要用这膏油抹会幕和法柜,桌子与桌子的一切器具,灯台和灯台的器具,并香坛、燔祭坛,和坛的一切器具,洗濯盆和盆座。要使这些物成为圣,好成为至圣;凡挨着的都成为圣。要膏亚伦和他的儿子,使他们成为圣,可以给我供祭司的职分。你要对以色列人说:‘这油,我要世世代代以为圣膏油。不可倒在别人的身上,也不可按这调和之法做与此相似的。这膏油是圣的,你们也要以为圣。凡调和与此相似的,或将这膏膏在别人身上的,这人要从民中剪除。’”(出埃及记 30:26-33)

因此,膏一般都出现在神圣的宗教仪式中,而膏的使用者则是神圣的大祭司。撒母耳拿瓶膏油倒在扫罗的头上,与他亲嘴,说:“这不是耶和华膏你作他产业的君吗? (撒母耳记上 10:1)撒母耳就用角里的膏油,在他诸兄中膏了他。从这日起,耶和华的灵就大大感动大卫。撒母耳起身回拉玛去了。(撒母耳记上 16:13)

膏是与宗教仪式联系在一起的,正是膏不能随便被使用,尤其是不能随便被女人使用,这一点才激起了男性门徒的激烈反应。

女人在犹太人的社会中没有地位,是在犹太教中女人来月经是污秽的、生孩子时是污秽的,这些情况下都不能进圣殿。女人更不能做祭司,不能参与最神圣的宗教仪式和宗教信仰表达。

正是膏所代表的神圣宗教含义和女人的身份地位之间的落差,让耶稣身边的男性信徒,不论是法利赛人还是他的其它门徒,都产生了不认同的想法。

换句话说,女人在耶稣的时代、在犹太教文化中,没有和男性一样的宗教表达权力和宗教地位。因此当女人做出了自己的宗教表达,挑战了男性所特有的宗教特权时,就引起了男性的的不满。

但耶稣的态度与他的男性门徒不同。耶稣没有关注这个女人是不是罪人、她的香膏值多少钱、可以周济多少穷人,耶稣关注的是这个女人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宗教信仰表达。这与耶稣对上帝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的教导一致。在福音书中,耶稣于女性门徒冲突较少,和男性门徒冲突较大,其中的原因就是耶稣对女性社会角色和权力表达的认同。

耶稣不但不反对,反而对膏抹他的女人做了很高的评价。对于路加福音7章那个膏抹耶稣的女人,耶稣说:“于是转过来向着那女人,便对西门说:“你看见这女人吗?我进了你的家,你没有给我水洗脚;但这女人用眼泪湿了我的脚,用头发擦干。你没有与我亲嘴;但这女人从我进来的时候就不住地用嘴亲我的脚。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;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。所以我告诉你,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,因为她的爱多;但那赦免少的,他的爱就少。”于是对那女人说:“你的罪赦免了。”(路加福音 7:44-48)”。

耶稣对这个女人的赞美,显然是对这位法利赛男主人说的,每一句针对他行为;对那个在伯大尼膏摸他的女人说:“我实在告诉你们,普天之下,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,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,作个纪念。”(马太福音 26:13)

在耶稣这里,女人和男性一样,有着同样的宗教表达权力和角色,男性可以使用香膏表达至圣的宗教信仰,那么女人同样可以。

在基督教的发展中,女性都扮演着关键的角色,比如那个发现耶稣复活、并把这个消息告诉其它男性门徒的玛利亚,正是她告诉耶稣这件事,推动了基督教的关键形成和发展。

所以,对上帝的信仰,关键的不是性别,而是心灵和诚实。在信仰的表达上,只要内心诚实,男女性都是平等的,都是蒙上帝喜悦的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